猫咪社区app在线进入

   不会有人愿意买根本拿不到房产证的房子的。

   那不是小数目。

   眼看着就快过年,过年就意味着装逼,路勇跟陈瑜总算想出了个不算办法的办法了。

   两个老不死的不是非要至少九十五万才肯卖吗。

   呵。

   大不了他们把这差价补上就是。

   反正到时候拿了卖房款,很快能够还上的。

   八十万还是八十万。

   骗人?

   不不,只是用小鱼钓大鱼而已,借二十万能得八十万,这么划算的买卖谁都会做的。

   如今房子的所有人是两个老的,他必须得受限制,等卖掉再买个新的,本本上就是他的名字了。

   一证在手,天下我有。

   阳光女孩

   不孝子白眼狼都能秒变百依百顺,真是讽刺。

   陈瑜没意见。

   她回去找娘家亲戚朋友借钱,很快就凑齐了。

   恩。

   平时装得好。

   妈老汉弟弟弟媳表姊表妹堂兄堂弟什么的都以为她过得很好,毕竟路大川是有积蓄的。

   每次回去都大包小包各种昂贵的保养品等。

   这次借钱……

   问是问了的,但也就是一问,都知道她要卖房子,几十万的进账,还怕还不起这几万块钱?

   再说,不是还有路老头在吗?怕个毛线呀。

   就借。

   至于路勇,周围邻居亲戚朋友都很清楚他的情况,十年里啃掉老的几十万。而那陈瑜又不是个持家过日子的,逑钱赚不到几分,花起来却不管不顾大手大脚,关键两人还没个孩子,是标准的两人吃饱全家不饿的一族。

   谁敢借!

   没人借!

   三十几岁的大男人还一点责任心一点主见没有,凡事就听个女人的,有点聪明智慧全用到怎么抠老的手里的棺材本儿上了,简直废物。

   路勇借了一圈,手机里电话都打了个遍,全是拒绝。

   槽!

   他气得要死。

   “口口声声说着什么好兄弟,一提到借钱就都说没有,以前老子说要请客吃饭唱歌的时候个个跑得比狗还快,呵,老子是晓得那些狗杂种的真面目了。还做个屁的兄弟呀!”

   好在陈瑜借到了。

   路勇就跟中介的工作人员打电话,说了计划。

   工作人员:……

   呃!

   他明明只是个普通卖二手房的,怎么突然参与到宫心计里头了。

   “只要你跟买方商量好了,我这边没问题的。”

   恩。

   这样就好。

   路勇又给买方打电话,先是道歉,态度很诚恳,毕竟是求别人办事。然后再说的这要求。

   “老年人就是倔,可家里实在急着要用钱。”

   没办法。

   无奈之举。

   买方……同意了。

   八十万买那么大的房子,虽然是老小区,还是很划得来的,一家老小都可以住进去。

   全家福。

   反正他们只出八十万就是,多了就免谈的。

   宽宽的期末考试终于结束,路晴不放心把他留在家里,就一起带着回老家了,恩,说不定有外孙撒娇卖萌,她那固执的爸会心软呢。

   三人是在临近晚上才到的家。

   当然,没做饭。

   思如一早打了电话的,路勇知道她今天回来,就没动,一直在床上耍手机,等着吃现成。

   但做饭是不可能。

   路大川看见熟悉的老太婆穿着新衣精神饱满,心里突然一阵酸涩,然后便是羡慕了。

   再看他。

   破烂如同老叫花子。

   “外公,你手好冷呀。”

   虎头虎脑的宽宽抓着他的手,仰头说道。

   很单纯。

   路大川用力想缩回,“快松开,免得把你冻着了。”

   就这么一个外孙子。

   外孙子也是孙子。

   路大川很疼爱宽宽,他在口袋里摸了摸,除了一包烟跟一个打火机,就没有什么了。

   摸了摸他的头,叹息,“饿了吧,外公去做饭给你吃。”

   宽宽点头,“好。”

   思如是不可能去烧火做饭的,路晴去帮忙。

   家里什么菜都没有。

   路大川做了一大锅的面条,好在地里之前贺萍儿种的白菜能吃了,不然就只有白面条了。

   思如吃了一点。

   放下筷子。

   路晴嘴里叼着面条抬头看她,“妈,你不吃了?”

   思如:“恩。”

   “有点晕车,吃不下。”

   “哦。”

   路晴也没做多想,继续吃。

   陈瑜把筷子重重的敲着碗,“路勇,你看看你家都是些什么人,一来就来这么多,真当家里是开善堂的呀,就知道吃,买面不要钱吗!”

   呵。

   婆媳自古是仇敌。

   有针对媳妇的恶婆婆,也有看不惯婆婆的恶媳妇。

   路勇:……

   忙朝陈瑜使了个眼色。

   陈瑜就懂了。

   冷哼一声,等明天事情办好,看她怎么算账。

   不再说话。

   宽宽有些懵懂的看着陈瑜,问路晴,“妈,什么叫善堂?舅妈她开了个善堂吗?”

   在什么地方。

   路晴眼神冰冷的看了陈瑜一眼,低头温和的对宽宽说道,“快吃饭,要不要放点酱,妈妈帮你。”

   宽宽想了想,点头,“只放一点点哟。”

   路晴:“恩。”

   吃完晚饭,路晴去洗碗,思如跟路大川在说话。

   “你看起来过得不怎么好呀。”

   回来的时候看到竹竿上晾着的衣服铺盖了。

   还真惨。

   路大川:……

   一脸无语。

   “老太婆,你这样笑我有意思么。”

   思如表情淡淡,“呵,我觉得挺有意思的。”

   路晴也插话道,“爸,等这事了了,你就跟我们一起去芙蓉城吧,你看看你现在这样,有什么好。反正卖了房路勇就有钱了,你还担心什么。”

   这回,路大川没秒拒。

   他低着头,在思考。

   思如看了他一眼,说,“小晴说得没错,你死守在这家里有什么用,再等也等不来孙子,反倒是一辈子的付出都便宜了外人。”

   “人家对你好还想得通,可他们对你好吗?”

   “就路勇是你儿,路晴就不是你女了?”

   “反正他们也不会生,咱们是等不到那天了。不如去闺女那,好好的看着宽宽长大。”

   不挺好?

   说不定有人帮着带娃,路晴就打算生二胎呢。

   路大川身体一僵。

   “唉。”

   “再说吧。”

   思如冷笑,“随便你。”

   洗完脸脚,睡觉就成问题了,根本没有多余的棉被跟床,所有的东西都放在路勇的房间。

   “妈,怎么办?”

   路晴一脸为难。

   思如对她说道,“你先把床收拾一下,我去拿被子。”

   路晴:……

   她不放心,就跟在思如身后朝路勇的房间走过去。

   灯还没灭,但门关了。

   思如冷笑一声,就在路晴以为她会敲门时,只见她抬腿就是一脚。

   门,开了。